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剑神姐姐带我开局无敌 > 第9章 因果报名

第9章 因果报名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下一刻,林释雨叽里咕噜的出去了。
  
  “林风?”林释飞叫了一声。
  
  林风转身过来,“小叔,放心吧,这次没事的。”心道,他这次是必死无疑的。
  
  林释飞晃晃悠悠走了过来,身体还保持着之前那眩晕的姿态。目光呆滞的看着眼前的林风,样子是各种的昏昏欲睡啊。
  
  哐当一声,林风狠狠的朝林释飞的脑门上敲了一下,瞬间,林释飞就清醒了。“你有毛病啊。”
  
  “小叔,你春光乍泄了。”林风嘿嘿一笑,诡异的说到。
  
  正要抬头扁林风一顿,却感觉后面凉凉的,伸手一摸,肉嘟嘟的屁股,大惊道:“忘记穿衣服了!”
  
  “你们谁把我的衣服剪破了啊……啊……”一阵杀猪的声音从里朝外扩散着。
  
  “三叔,那啥,一会你去找辆马车,下午我俩亲自去送他们。”林风急忙说道,“我现在出去一下。”
  
  不等林释飞回答,林风嗖的一下就溜了出去,床上的林释飞气的鼓鼓的。
  
  西南茶馆,东南角上,一位沧桑的老者,眉清目淡,气质高腰,桌子一角放着一个斗篷,似乎在等什么人,又似乎只是在简单的品茶。此人青衣着身,一看便知是一位隐者,青衣正透漏着此人的品味,不是世俗之中的人。
  
  不多久,东南茶馆之中进来一人,如实定睛一看,定然知道,此人正是林氏家族的现任家主,林清风,也是青衣着身,只是林清风的青衣和那位老者的青衣略有不同,青衣之上带着一缕香囊,这是世俗的代名词。
  
  林清风定睛扫视了周围一下,目光停留在老者身上,嘴角扯起了一丝微笑,青衣一样,林老爷子霸气十足的朝这边走来。
  
  老者微微抬起眼睛,面目谦恭,但依旧掩饰不住逐渐浮现出来的笑意。
  
  “坐!”声音浑厚深沉,没有世俗之中的沧桑之为味。
  
  “箫兄,别来无恙。”林清风坐下,动作依然是那样的霸道。
  
  “呵呵,还行,清风你的消息倒是灵通,我这刚来东南就被你发现了。”
  
  “箫兄,三十年前你我约定今天在此相会,箫兄是重情重义之人,我林清风也正是此人,一直挂念在心,这次也是抱着一点点的希望过来的,没想到箫兄果真在此,真是皆大欢喜。”林清风兴奋的说到。
  
  此人正是林清风少年时候的忘年交,也算是发小,两人情同手足,同时灵枭大陆一方天的大家族之中直系子孙,只是当年箫家外忧内患,几年之后箫家被别的李氏家族强行霸占,当年箫家二公子,离开了东南。
  
  此人,正是正是箫家的二公子,萧天。
  
  “呵呵。”两人同时笑道。
  
  上一次分开,两人都还是嫉恶如仇的少年,然而现在都是两个糟老头了。两人不由的心生感慨,蹉跎的岁月,如剑而过。太多的感触,男人间的友谊,一时间,两人竟不知从何说起。
  
  “清风,你刚进门的时候,我就感应到你身上的气味了,还和当年的一样霸气,只是今天我知道你是带着心事来的。”箫天率先问了一句,细细的打量着自己这位发小。
  
  林清风微微的叹了口气,“林氏家族,内忧外患,前景很是堪忧啊。”林清风淡淡的道。
  
  箫天微微张了张口,到东南已经有几天了,也搜集了林氏家族不少的情报,看到林清风现在这个样子,箫天知道请报上的事情定时真的。
  
  “风儿的断武毒,应该好的差不多了。”萧天纠结的说了这么一句。
  
  林清风一脸诧异,“你怎么知道?”
  
  “我到东南的第一天,便去了红枫林,我喜欢红枫的颜色,正是那天我碰见了一个小伙子。”萧天眼神虚幻的说到。
  
  “林风?”林清风紧接了一句。
  
  萧天狠狠的点了点脑袋,“我当时还不知道此人是谁,但我从他的眼神之中看到了当年的自己,身受断武毒,依然强势的修炼,那一剑挥裂出去,断武毒崩裂,这意味着他只有三天的剩余时间了。”
  
  一旁的林清风如同小时候在听母亲将故事似的,眼睛眨都不在眨的。
  
  萧天看了林清风一眼,“当时你在红枫遥远的地方,身形化作无形,远远的飘在红枫之上。但是后来我看到了释雨。”
  
  林老头面目纠结了一下,萧天这么一说又一次让自己想到了自己家族的那些头疼的破事。
  
  “那天我跟那个少年谈了一下,他是释然的儿子,林风。”说到这里萧天打住了,再一次看了眼林清风。
  
  “所以,你都知道了。”林清风滴答着脑袋说到。
  
  “是的,每一个家族都相当于一个帝王之家,很多事情是我们多不希望的,但,还必须得做,这就叫万不得以,这便是家族,林家万万不能重蹈箫家的覆辙。”萧天冷冷的道。“林风那孩子心智不错。”
  
  “说的容易做的难,家族中有很多的情不得已,这不是我们能做到的啊,生活都活到现在这份上了,我也不想再管什么了,之后家族的事就交给他们把,早晚得让他们成长起来。”林清风不紧不慢的道。
  
  说完林清风似乎想到了什么东西,猛的抬起头来看着萧天,“不对啊,断武毒?这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林清风的表情像极了闷雷击傻的旱鸭子,各种的纠结无奈啊。
  
  “林兄,江湖传言神医箫子牙,你不会不知道吧。”箫天各种的不能够啊,搞了半天,这二愣子还不知道自己就是那谁。
  
  “什么?你箫天是箫子牙?”林清风眼睛瞬间就瞪成了两大铃铛。
  
  林老头眼睛本身并不属于那种大型的,这一瞪瞬间就改变了林清风在箫天脑海中的小眼形象,只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自在罢了,“呵呵,清风,话说你的眼睛还可以这么大啊,看来这次我来东南没有白来啊。至少还观察到你的这番模样。”
  
  箫天大笑不已。
  
  “别打岔,说正经着呢。”林清风阴森着脸,像极了训斥孩子时的严父。
  
  咳咳……
  
  “额,当年离开东南地区,纯属是逃亡,箫家得罪了李氏家族,李氏家族在整个一方天都有人手,那段日子自己真所谓是朗朗乾坤,竟无自己的容身之处,过着漂泊无依的生活,日子有能好到哪里去呢。”箫天回忆着自己的辛酸史。
  
  林清风听着心中沉默着,天下皆与自己为敌,那日子岂是寻常人所能承受着呢。他知道现在自己不需要说什么,只是听就好,这么多年,兄弟一人在外,多少的心碎苦楚。
  
  “那时候,修为也只有灵宗的级别,也不会易容,白天我钻在山洞之中,苦心修炼,闲暇之余便钻研医术,完全和自己之前背道而行,那二十年,每日都是如此,过着二逼的生活。整整到二十七年之后,我的修为已经到尊巅峰的级别。”箫天喝了口茶接着道。
  
  “后来那三年,我易容,浪迹天涯,行医养活自己,换名为箫子牙,就这样养活着自己,所以箫子牙正是我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