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从黑山老祖开始 > 第171章 万修一心

第171章 万修一心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昆仑山外,十位濒临衰劫的天君碰面。
  
  “昆仑老祖应该得了至法,说不定能渡过第三次衰劫。”说话的天君不乏羡慕嫉妒。
  
  “难说,现在昆仑山不比从前,祖脉断绝,至法的修行需要的灵机海量,哪里是如今灵机枯竭的昆仑山能供应的。”
  
  “昆仑圣地不是在黑龙潭还有一块灵地?”
  
  有天君嗤笑,“真是至法,修行起来,整个黑龙潭的灵机也不够!”
  
  “那当真是可惜了。”
  
  一名双眼赤金的天君老者说道:“明人不说暗话,如今不但昆仑老祖陷入衰劫,连玉虚宫掌事的小辈也临近衰劫,要不了多久,玉虚宫就群龙无首,我有意至法,大家感兴趣的话,可以跟老夫联手。”
  
  他话音一落,其他人没有回应。
  
  此前濒临衰劫的莽撞天君已经被漆黑山体的诡异教训过,现在的天君大都老谋深算。即使劫气迷了道心,仍旧能保持理智。
  
  “大家都是天君,开辟洞天,还怕他一个后辈不成?那昆仑禁地的圣物咱们暂时动不了,难不成还不敢闯衰落已久的玉虚宫?”金眼老者语气加重。
  
  一名老者回应,“昆仑圣地的事,金瞳道兄怕是不清楚,这里面的情况很复杂。”
  
  “我知晓昆仑圣地传承久远,来历甚大,但也是过去了,何况大家情况差不多,与其坐等衰劫临身,还不如趁机一博。”
  
  金瞳天君语气决绝。
  
  其他人各自眼观鼻、鼻观心。
  
  金瞳天君生气,袍袖一甩,“当真是修行越老,胆子越小,尔等连当年破妄的勇气都没了。”
  
  他摔门离开。
  
  过了好一会,一位天君笑道:“金瞳道兄怕是劫气攻心,坐不住了。让他去玉虚宫探一探虚实也好。”
  
  适才最先回应金瞳天君的老者沉声,“我可是事先说好,天庭那位着实跟昆仑圣地渊源不浅,瑶池圣地据说跟昆仑圣地有大过节,都忍住了没亲自动手。何况人家虽是小辈,却实打实斩灭了一位天君,后生可畏。没摸清天庭那位态度前,我建议大家不要动手。也不要因为衰劫逼迫,铤而走险。咱们还是该团结起来,看准时机。”
  
  前面闯入禁地的天君都是修行了比较躁烈的功法,或者劫气攻心,才不知死活前去试探。
  
  剩下的天君即使被劫气影响,也保持了理智。
  
  而且老者本是荒古世界一根青竹得道,他对劫气的抵抗在一众天君中最强,故而私下里稳住了大部分蠢蠢欲动的天君。
  
  “可惜金瞳天君执迷不悟。”
  
  “总要有冲动的人帮我等探路,否则咱们也看不清昆仑圣地还有什么底牌。”
  
  “万一金瞳天君真获取了昆仑圣地的秘密怎么办?”
  
  “那咱们给他一些好处,届时共享一番。他要是执迷不悟,大伙儿也不是吃素的。”
  
  相比昆仑圣地的深浅难测,金瞳天君的底细大家要清楚许多。
  
  这道理大家都懂得,说话的人挑出来,其实还是为了把话说明白,免得到时候又扯皮。
  
  能走到天君这一步,除非机缘逆天,资质悟性绝顶,否则大部分还是深悉趋利避害之法。
  
  老者又道:“还有一事,清微一脉又有人炼成先天杀剑,这一脉和昆仑山渊源不浅,届时真要动手时,她如果掺合进来,大家切莫退缩,乱了阵脚。这一旦决定动手,千万不要想着后路。毕竟咱们情况摆在这里,等不起了。该放手一搏时,不可自误。”
  
  “竹翁放心,我等也是一路披荆斩棘过来的,该决断的时候绝不会犹豫。何况大道面前,一堆白骨,此间的残酷血腥,我等如何不知!定不会拖后腿。”
  
  一众天君默默等待,希望金瞳天君劫气攻心下,早点探出玉虚宫的虚实。
  
  …
  
  …
  
  金瞳天君出去之后,到了一个僻静之地,使了禁法,掩盖天机。他嘴里吐出一片古玉,对着它开口,“那群老不死、小不死真不是东西,居然暗中勾动老子的劫气,还好你事先有准备,不然就着了你们这**贼恶道的当了。”
  
  那古玉泛起清光回应,“道友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”
  
  金瞳天君叹口气,“道兄莫要怪我多嘴,这些家伙都是万年的老狐狸,想借他们的手帮你解决昆仑圣地,几乎没可能。你别看他们现在劫气加身,心里到底精明得很。这事我实在干不了,你要不另请高明?”
  
  古玉泛起冷笑声,“道友,我那万年的蟠桃已经给你服下,你现在说要退出,怕是没这么好的事。”
  
  一股极为沉重的威压自古玉散发出。
  
  金瞳天君脸色一变,让现在将炼化的蟠桃吐出去是不可能的,他还指望着这绝世大药的灵机助他渡过第三次衰劫。
  
  “道兄事先可没跟我透露昆仑圣地还有天庭那位大人物罩着,现在硬要我赶着上,岂不是推我入劫?”
  
  金瞳天君吃人嘴软,只能倒打一耙。
  
  “这事知道的人不少,道友难不成早先不知?这话可蒙不了我。而且但凡我能亲自出面,那蟠桃也轮不着给道友服用。”古玉的语气很强硬。
  
  金瞳天君轻咳一声,“我就这么一说,只是道兄多少要体谅我的难处。若不然,我宁愿上天庭做个星君。”
  
  古玉淡声回应,“道友怕是不知南天门的四大天王已经换了我瑶池圣地的长老来担任,你要上天庭,总得先过南天门。”
  
  金瞳天君眉头一皱,良久之后,沉声回应,“老夫和万妖宫的蜃虚神君有一点交情,他身份特殊,而且修为不高,进入玉虚宫探探虚实,不容易引起怀疑。只是蜃虚神君神通一般,未必能看出玉虚宫多少底,还得请道兄借瑶池天窥镜一用。”
  
  “如果道友真能说动蜃虚神君,倒不是不行,只是天窥镜不可能借出,我倒是有个办法,那就是道友将金瞳秘术的威能转给他一半。如若不然,我只好让道友将蟠桃还回来,往后大家各不相欠。”
  
  古玉泛起清幽道气,可怕的威能积蓄待发。
  
  金瞳天君咬了咬牙,“道友再借我三颗三千年的蟠桃,我必定给你办妥此事,要是不成,我亲自上阵,绝不推诿。”
  
  虚空中出现五枚蟠桃,以及一个玉瓶,“只要道友能办妥此事,区区灵药算什么。瓶中有‘虚空劫’,能瓦解洞天。如果蜃虚子真能进入玉虚宫深处,让他找机会投进玉虚宫的洞天中。事后,我还有报酬。”
  
  金瞳天君见到玉瓶,金眼扫过去,顿时觉得内心悸动无比,心知此物着实歹毒,他沉声回应,“此事包在我身上,如果请不动蜃虚神君,老夫会直接杀入玉虚宫,绝不会耽误道兄的大事。”
  
  软硬兼施下,金瞳天君彻底屈服。
  
  实在是给的太多了,而且还有虚空劫这等歹毒之物,他把握大上不少。而且他要是拒绝,肯定要立即面临瑶池圣主的怒火。
  
  他现在可吃不消。
  
  而且他也不敢逃,一来是衰劫降临,二来吃了蟠桃,身具蟠桃灵机,没个千八百年消散不掉,总能让对方找到他。
  
  他扯皮这么久,还是为了获得更多的报酬。
  
  瑶池圣主倒也是舍得本钱。
  
  金瞳天君决定放肆一搏了。
  
  他心里同样笑话适才那些天君,临到头畏畏缩缩,成不得气候,看来众天君里,还是他最有希望渡过衰劫。
  
  现在那些家伙肯定在笑话他,岂不知他这一番算计既深远,又决断。
  
  金瞳天君更明白,他这等人物还不被天庭那位放在眼里,只有瑶池圣地这等大势力针对昆仑圣地,才会惊动对方。
  
  否则昆仑圣地何至于衰落这么久。
  
  其实早就受到瑶池圣地打压很久了,否则也不会衰落到现在才有一点复兴的苗头。
  
  竹天君只以为里面情况复杂,却没他这一双法眼看得明澈。
  
  何况这修行路上,想要不得罪人,不结因果,哪里可能。该站队还是得站队,有些人自以为置身事外,不沾因果,等到衰劫降临,才会明白,什么叫孤立无援。
  
  他决断一下,立即奔赴海外,到了万妖宫,灵丹开路下,还是等了三个昼夜,方才见到打着哈欠的蜃虚神君。
  
  蜃妖双目青肿,懒洋洋地请金瞳天君到一间静室说话,周围禁制布下,它喝了一口神茶提一提神,“金瞳道友不知有什么好事来找兄弟。”
  
  “蜃兄果是察前知后,确实有一桩好事。”
  
  金瞳天君将事情来龙去脉说得清楚,只是将蟠桃少说了三枚。他这是担心蜃妖虚不受补。
  
  蜃妖听了暗笑不止,“该死的老头,居然敢打我家老祖的主意,如今撞到你爷爷手里,我还能让你拿了好处,渡过衰劫?”
  
  它故作沉吟,一派为难,“道友别看我现在风光,其实也不过是陛下她老人家的玩物而已,我哪里敢借她的名头招摇过市。”
  
  金瞳天君暗骂,“你没借万妖女帝名头,能有那么多妖君跟你八拜之交?就算你这厮卖屁眼,人家都未必瞧得上。”
  
  他神色缓和,微微一笑,“我没说让蜃兄招摇,只是去玉虚宫正常拜访一下,然后找个机会丢这个玉瓶的东西进那洞天。蜃兄办成此事,立时可以走。届时自有我等来给道友收尾。而且真出了事,昆仑圣地还敢到万妖宫来找蜃兄不成?”
  
  “不好不好,实不相瞒,在下这情况,道友应该有所耳闻,我是没法修行的,近来我想了想,痛定思痛,打算转世修行,往后总得过天劫,万一上面那位真和昆仑圣地还有香火情,我这天劫还过不过。”
  
  “这样吧,蜃兄如果答应,我以道心发誓,再做主给蜃兄两枚蟠桃,必定能助道友渡过元神灾劫。”
  
  “哎,道友有所不知,我虽是陛下的玩物,可对陛下倾慕之情,却如高山大川,绵延不绝。道友送我的蟠桃,我打算全部孝敬陛下。”
  
  金瞳天君哪里不知蜃妖是还不满足,故意托词。
  
  但就怕鱼儿不上钩。
  
  他又拿出最后的蟠桃,同时取出珍贵的圣药以及数门高深的道法,诚意十足。
  
  虽然心如刀割,但是想着不用冒险,一旦事成,瑶池圣主还另有回报,到底狠下了心。
  
  蜃虚子为难地收下好处,然后发下大誓,本月内必定办妥此事,否则万劫不复。
  
  金瞳天君方才放下心,他却不知蜃妖作为一位渡过天雷劫的盖世妖魔残影,已然是万劫不复的境地。
  
  而且蜃妖一向收人钱财,与人消灾,还没有过不良记录。
  
  金瞳天君自然不疑有他。
  
  送走金瞳天君,蜃虚子又去东华山见了一位亦正亦邪的道友,这人的嫡亲妹妹在瑶池圣地修行,他露了一点口风,让东华山的道友转达。
  
  瑶池圣地得了这风声,那圣主神通广大,自然清楚金瞳天君已经请动蜃虚子,其实圣主还有不少后手,蜃虚子也在他考虑中,只是算它来历时,总有一层迷雾遮掩,令他举棋不定。
  
  金瞳天君既然请动了蜃虚子,倒是不妨一试。
  
  而蜃虚子这一番作为,表现出的贪婪,更让瑶池圣主消去疑心。他办妥此事,老圣主出关之后,必定欢喜。
  
  能用灵物解决的事,绝对不是难事,瑶池圣主又送了一枚万年蟠桃给蜃虚子,手笔不可谓不重。
  
  当然,里面也弄了一点小手段,如果蜃虚子只干活不出力,这蟠桃就能要蜃虚子后悔。
  
  蜃虚子得了万年蟠桃,自然欢喜不尽。
  
  他登即动身前去玉虚宫。
  
  值此昆仑圣地风雨飘摇之际,蜃虚子的到来,自然让元辰子等人心里有些阴霾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